指向了神木长远的未来

2021-01-03 10:31

此外,寄宿生数量的增加也加重了学校寄宿负担,同时,免费教育给学生的择校和无序流动提供了方便,但也给学籍管理带来了一定难度。

2013年以来,小小的县城神木,因为“财大气粗”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“此外,我们针对糖尿病、高血压、肝硬化等23种慢性病,还制定了门诊治疗全年限额报销制度。”郭永田说,慢性病最高限额病种为慢性肾衰竭血液透析,月限额5000元,全年限额60000元;最低限额病种为癫痫,月限额150元,全年限额1800元。

那么,免费医疗、免费教育是否会不断膨胀,顶破神木的财政口袋?

神木县地处东胜煤田腹地,全县仅煤炭的探明储量就高达500多亿吨。依靠“黑色的金子”,神木县从贫困迅速暴富。2012年,地区生产总值更是一跃突破千亿元大关。也是从这个时候起,各种有钱人的神话开始频频传出。

“尽管目前神木还能撑住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供应,但也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:如果煤炭用完了,而转型又没有成功,过度福利形成的漏洞该如何填补。”王震最后提出的担忧,指向了神木长远的未来。

“我们有住院报销起付线制度,起付线及以下的医疗费用由本人自付,起付线以上费用且在规定范围内的金额,在县内定点医院住院的按70%报销,每人每年累计报销医药费封顶30万元。”

薛志林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在免费教育实施之初,由于实现了“零收费”,大量周边地区学生涌入神木县就读。这无疑加大了财政负担,增加了学校的就学压力。据不完全统计,神木县学前三年约有在园幼儿两万人,其中非神木籍幼儿占到了三分之一。

从今年开始,在北京拥有41套住房的神木“房姐”龚爱爱被曝光。随即,亿万富豪张孝昌靠借贷打造出的“黄金帝国”崩塌。近日爆发出的大面积民间信贷危机,更是留给外界以神木人“家家有豪车”、“户户有巨贷”的无限遐想。

“最主要的原因,是就诊人数增加。我们为啥要实施免费医疗?就是因为看病贵,老百姓不敢去医院,小病拖成大病、大病拖成恶性病的案例比比皆是。现在,老百姓的消费能力、健康意识都增强了,生病不拖也不扛着,及时就诊住院。因此,成本的上升是客观的自然增长。”

在这种模式下,实现了全民范围免费医疗的神木,面临的资金风险就更加严峻。

“理论上是可能的,但是我认为实际上不会。”郭永田介绍了神木的成本控制模式。